• <small id="uj5i0"><span id="uj5i0"><track id="uj5i0"></track></span></small>

    首页>麟州文苑

    在那石峁山上

    时间: 2019-10-18 14:57
    来源: 神木新闻网
    作者: 闫秀娟
     

      说不清有多少次,我从高家堡东门出来驱车一路上坡,随那翻上翻下的沟沟峁峁,望着更远处那一堆堆碎石,总想能看到或捡到点什么,能在石峁山上一次走个够。走在乱石垒摞的石峁遗址上,捡起这块撂下那块,心中莫名感慨,我不知道应该叫它部落呢还是什么城郭?全然成了碎片,也还是满山宝吧?时空交替,纵有放荡的风、绵密的雨经由几千年流转,空怀许多浩繁。 

      因为外婆外爷的坟茔就在石峁山上,每次上坟叩拜都是朝着石峁遗址的大方向。大远处东门所在的地方,依稀有车来来去去在逆光中运作,已经挖出了城墙。西去是高家堡,往北可见长城墩梁。望上一会儿,任由乱风撩拨,无以???,总感觉四处还是空荡荡的,收不回那许多期望。我不知道是要感恩生呢还是叩拜死?看得见的碎片,摸得着的花纹,是一定能让人想点什么说点什么。我有好长时间站在风里,看到发呆,还是什么也看不出来。暗自空落,绝不仅仅是一阵阵痛。 

      总想爬到最高的坡上,怀着那颗祭拜的心,一路寻访。兜里的几块碎片,终究是要捂出温情,终究要传导给心灵。最初的愿望,最拙的造型,就算是一划绳纹,它的美也有气息,不在于破碎。不一样的碎片,真能勾起我们别样的心情。这远远近近九十万平方米的石峁山上,人类初期的烟火熏烤出怎样温润的文明,依然在人类自身的脉搏里萌动,依然神奇,未曾留下谁的足迹。 

      熟悉的烟火,散落的窑洞,偶尔遇上的人,让我有很多次转身,很多次叩问。我想那个坐在村口的老人,若在四千年前,一定是坐在石城里,手执权杖,俨然是某个部落的酋长吧?心存祭拜,他眼里的领地是宽展的,他的子民也该把持石斧、手端陶器事其前后。我好想大喊一声,好想把他喊成模模糊糊的那个影子…… 

      一块碎片,散淡开来,会是哪般云烟?让玉成为玉,让美成为美,四千年以后,美还留有最初的样子散发着美的能量。原本最简单的才是最美的,才最具魅力。做梦都在想,那造化美的会是怎样的眼神和心灵?;孟朐谀翘掌魃习瓷仙频氖窃跹桓鋈?,那个磨制人面玉的匠人,心里该有多少打磨不完的美呢?他们粗糙的手上,留有几千年打磨不完的时光。 

      站在风中,走在雨里,真是在石峁的怀抱里。我有幸能一次次来、一次次想、一次次问,想那图案花纹潜在的意味,一心想学石峁先祖的样子把陶罐抱在怀里迟迟不肯放下。记着老乡的姓名,吃过他们的饭菜。那个八十岁还在掏粪堆的老人,我当然希望他能好好活着,终有一天还能找到那个往外冒气的山坡,虽然找了很多次也没找到。终将深藏着那个秘密,有心托梦,让我能在某一天亲手捡一个石斧、半拉玉片,捧在掌心捂于胸口,想摸的时候摸一摸,想看的时候就看一看,看到心痛摸到心酸。我不愿意一次次就这么糊里糊涂离开,每次总要站在姓寇那家空空的院子里,想他们斗玉换斗米的故事会不会是真的,也想收购站那两大筐子四五百件玉器最终是去了哪里。一片空濛,迷茫的永远是我们,不是石峁山?;牧乖揪筒皇粲谑股?,石峁也未曾残缺,留下来的只有挡不住的美、找不回来的记忆。 

      我才知道,一来二去,石峁这两个字已经不仅仅是和老家连在一起,更多的是和梦连在一起,足以促动凡俗的心灵。石峁是远的,更是近的。亲了近了,就会专程去省历史博物馆看那石峁出土的玉人头像,会在县博物馆里多站一会儿,多看几眼玉器陶器,胡思乱想上一会儿。想那黑、青、黄、红、深绿、碧绿、紫灰、白诸色玉质何以如此润泽,想那些记也记不住的刀、铲、斧、钺、壁,那未曾沉默的人头像、玉蚕、玉鹰、虎头似在说着什么?想得越多,越觉得自己什么也不知道。在心里,石峁山近乎是一片处女地。无以宽慰,为我们的无知,只有一次次朝拜,一次次风吹雨打听取石峁山的鸡叫狗咬。 

      美的召唤,哪怕是碎片,它上面的时光也是深远的,更长久地留在了风里。对于我们,几千年的时光又能意味着什么?在历史和人类之间,谁能说得更多?每一个来过这里的人,终将默默离开,就像石峁山本身的沉默一样。 

      总有人一次一次来,重温碎片里的阳光,内心起伏着远古的波浪。 

      好在近几年雨水充沛,绿草漫密,石城遗址上的稻草人高高守望着谷子地玉米林。向日葵大片大片盛开,似在守卫山城,听任稻草人挥摆衣袖。石峁山披锦着缎算得上大爱大美,怎么看都是风景。 

      离不开的老窑洞,任何时候都在美化着千古的石峁山。若在秋冬时节,那淡淡的烟火红红的对联最招眼,并不很多,看着却也暖洋洋的。大风吹过,一场一场大雪飘零,劲草乍露,难掩高处那一堆堆碎石杂块。随手指向断断续续的乱石脊,转一个圈回来,说最少也有三套城。指的人清楚,看的人一直问哪里哪里,远到没法指,更难细说那个女王城。这样来去,心里总还是有一股子气满满当当,几千年的龙山文化遗址,竟也能这样任由自己指指点点,作为高家堡人不知不觉又骄傲了一把。 

      一次在高家堡集市上照相,正走着,老乡说上石峁拍去,说得理直气壮,像自家人一样。怎么说,石峁山都是我们自己的石峁山。 

     

    Copyright@2012-2019 神木新闻网(中共神木市委宣传部主管  神木市新闻中心主办)  陕ICP备09009621号-1

    公安机关备案号:61082102000010  办公电话:0912-8354535

    真人博彩一天输10万_真人博彩一天几个豹子 威尼斯最严重水灾| 江歌母亲起诉刘鑫| 翻译| 唐嫣怀孕后封面| 华为发放20亿奖金| 郑爽疑与张恒分手| 海康威视套现百亿| 王思聪被限高消费| 质疑天猫双11造假| 安徽3死3伤杀人案|